您当前的位置:房产频道  >  老总访谈 主编:卢永洪 电话:181-9085-4967 热线电话:[028]6578-3007 QQ:2120302214
毛大庆再创业:开启第二次青春
http://www.newssc.org 】 【 2015-03-30 12:43 】 【来源:经济参考报 】
推荐阅读

  我们这代人,时代节拍与年龄阶段高度吻合,哪一个人生节点,都是时代的节点,也正是这让我恰遇到了好时光。”毛大庆说自己不想老,想一直年轻下去,所以打算重新开始,做与年轻人相关的事,期待着未来的精彩。

  对于毛大庆而言,40岁后选择创业,是因为不想再被人称作开发商。或许有一天,再见到他时,他在大学校园里教书,又或已经成为一名专心研究的学者。

  “我想体会自己控制事情发展的感觉”

  最近毛大庆很忙,为“创客空间”而忙,从投资者到参与者再到客户群体,他努力实现着最好的开端。与此同时,为了委以重任的刘肖接好北京万科下一棒,毛大庆又做着中间人的角色,去拜见合伙人、同行等一系列在运营中要接触的相关人群。

  虽然已宣布离职,但由于最后的交接,近段时间,毛大庆仍在万科上下班。出现在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面前的毛大庆,剪了更精神的短发,一身黑色的休闲衣裤,显然已进入另一种状态。

  “再过一个月,我来万科就整6年了。”对于离职创业,毛大庆并未避讳,“决定离开前很挣扎也很纠结,直接飞到台湾跑了个乡村马拉松才终于有了些勇气,去总部找郁亮谈辞职。”

  谈及自己的职业经历,毛大庆坦言,毕业后的20年经历很简单,1年泰国,1年新加坡,14年凯德置地,6年万科。“万科的企业文化是能够张扬个性的,让人能够尽情发挥,所以我很享受这个平台,这也是我职业经理人生涯中的黄金时代。如果不是在万科,不是这6年真切地切入到中国房地产事业中,我是没有勇气做出创业这样的选择的。”

  “在这个过程中实际上夹杂着对未来行业的研究,包括我个人未来发展的理想。”毛大庆告诉记者,在刘肖刚来不久时,问了他一个问题,在五六十岁以后,希望别人如何评价。他说他当时的第一念头就是“不希望别人定义他为开发商”。

  毛大庆说,他希望在55岁后进入学校,或者智库等研究机构工作。“为了这个目标,我觉得我应该做一些全面的准备,这个准备包括可以去干一些有意思的、有创造性的事情,哪怕很小,但是可以让我觉得有一种新的体验。”

  事实上,给毛大庆创业触动的更早是源于他和郁亮的一次对话。在阿里巴巴赴美上市当日,毛大庆和郁亮结束董事会后,一起去看F1方程式比赛。彼时的朋友圈满是对马云敲钟的感叹,于是,毛大庆问郁亮,“这个现象说明了什么?”郁亮回答,“是找到了风口,在国际、中国发展的这个阶段的风口,他自然就飞出去了。”毛大庆又问,“那传统房地产是不是已经不在风口?”郁亮回答,“现在确实不在那个风口,但是我们可以找到。你可以看到未来20年的成长性,成长性在哪,哪就是风口。”

  正是这样一段对话,给了毛大庆触动,究竟房地产的成长性在哪?毛大庆认为,未来中国商业地产的发展阶段,不再是购物中心,而是以需求定位。

  “不是房地产不好搞,是原来的模式不好搞了。”所以另一种“商业地产”创客空间,成为了毛大庆的下一站。

  毛大庆在采访中表示,他特别羡慕那些初创企业的人,“我想知道主宰一个事情的人是什么感受,当了一辈子职业经理人,我想体会自己控制事情发展的感觉。”

  毛大庆表示,他最想感恩的便是生活在这个时代。“我们这代人,时代节拍与年龄阶段高度吻合,哪一个人生节点,都是时代的节点,也正是这让我恰遇到了好时光。中国这个承前启后的特殊时代留给我们的记忆也实在是无法磨灭的。”

  的确,此前毛大庆就曾在《童梦京华》的前言中写道:我一直觉得我们这一代人很幸福,我常常觉得,我们这一代人是应该非常感恩的。前比三代我们肯定是幸福的,这点毋庸置疑,而后比三代,我想也会是让80、90乃至00后势必羡慕的,这点,以后会被证明。

  “父亲告诉我,男人60岁后可以重新开始。我现在就要做好准备,期待未来新的精彩。”毛大庆说。

  万科是重要一站 但并非终点

  对于毛大庆而言,万科是其人生中的重要一站,而不是最终驿站;对于万科来说,毛大庆则是个不可或缺的人才。

  “我最后悔的事情是教会了大庆跑步,然后……大庆跑了。”郁亮对毛大庆的出走,表面显得云淡风轻,但遗憾却写在了心底。因为万科现阶段正在启动年轻人计划,仍处风险阶段,而人事关系最为复杂的北京更是如此。

  据郁亮回忆,当年他为了邀请毛大庆加入万科,两人吃了20多顿饭。受邀加盟的毛大庆最终没有让王石和郁亮失望。据统计,毛大庆接手之前,北京万科正处于瓶颈期,在京项目仅13个,总开发面积刚满300万平方米,而毛大庆接手6年之后的2014年,北京万科实现销售额204.8亿元,销售现金回款破170亿元,成为北京市场的双料冠军。

  郁亮说:“我们鼓励员工有更丰富的人生。大庆选择了创业,公司也看好大庆的创业项目。但万科是一个成熟的企业,有着自己的战略,不可能因为一个人而改变。”

  万科另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王石则表示,“毛大庆什么时候想回来,万科大门一定会敞开。”

  王石表示,坚守是指坚守底线,就是无论你换不换工作,做什么事情,坚守的是“说老实话,做老实事,当老实人”,这是一贯的作风,不会变。“在这方面,尽管大庆刚辞职,我对大庆的判断是,这种坚守是一致的。”

  “大庆这次走得挺高调,袒露心扉地走,透明地走,他已在这个层面上想得很清楚了。”王石说,虽然毛大庆离开了万科,但作为万科的外部合伙人,他的脉络还是和万科相连的。

  王石对毛大庆的评价是——感谢。“这几年在万科的表现,我是非常非常感谢的,万科也给他很高评价。”但对于离开万科,“可惜不可惜,可惜;值得不值得挽留,值得。但为什么他还走了呢,因为我相信大庆在追随他的心愿,是根据现在中国整个转型过程中面临的机会做出的选择。”

  “我想说的是,万科的人事政策中有一条是‘好马吃回头草’,就是他离开了我把他请回来,再离开我再把他请回来,这是万科的一个政策。”王石说。

  从房地产角度出发开启创客空间

  “中国的大变革时代正在到来,大量的年轻人正在投入创业潮中,想要自己把握住自己的命运。如果不是这个时代,不是大变革正在袭来,我是不会做出这样一个决定的。”毛大庆如此评价身处的时代,同时他也正试图以地产从业者的敏锐抓住自己的梦想。

  “过去一年我在万科研究商业地产的时候也在思考,商业地产可以卖各种东西,业务形态不同,我就在想一个商业空间资产价值怎样才能释放,把什么放里面租金回报率高。”

  毛大庆告诉记者,做创客空间实际上还是从房地产角度出发,由于做房地产的多年经验,其对客户理解自然会好过他人。

  对于创客空间,毛大庆毫不讳言,他所做的孵化器与李开复的“创新空间”不同,他是要用开发商思维来做创客空间。

  据介绍,国内目前做孵化器多以三种模式为主:一是风投思维,诸如李开复、徐小平等“天使投资人”。他们将提供办公场地和孵化作为一种投资入股,以未来企业成长获得的增值来获得回报;第二种则是房地产思维,依靠房租利差获利;再者为两者混合的多级孵化,将上述两种收益模式相结合。

  毛大庆表示,孵化器的客户,仍分类为“刚需、首改、再改”。简言之,刚需客户即为较为弱小甚至尚未到能够孵化的状态,这类客户支付能力较弱,但肯定是主流。首改、再改则是一些已经不需要孵化的客户,其进入创客空间可能只是因为需要更灵活的空间。

  “硅谷的孵化器为什么做得贵?因为它提供的服务太好了。我也有首改,也有再改,也有经济适用型。就像经营房地产一样,五星级酒店一晚上两百美元,住如家等快捷酒店就一百元钱,是一样的道理。”毛大庆表示,“我要做成如家式的,还是香格里拉式的,这就是我要找的定位。”

  在毛大庆看来,互联网思维实际上就是怎么做渠道,怎么发现客户。谈起身份转变,毛大庆笑称:“做了多年甲方,现在变成了服务商的乙方,甲方不要欺负我。”

  原标题:毛大庆再创业:开启第二次青春

编辑:郑婧瑶
分享按钮
相关新闻